文化首頁 > 警界 > 文化
“捏閘”啊
2019-11-12 14:53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彭天增

 

  昨天是女兒的生日,照常我得給她發一段祝福的話,正巧手頭有點急活,就微信草草發了一句:“別看你長大了妞妞,不聽爸的話,爸還打你的屁股。”
  想想日子過得多快呀,近四十個寒暑飛馳而過,姑娘剛出生時的情景還在眼前。那是1981年秋季的一天,夫人突然有“陣”了,她傻大膽獨自一人就往醫院跑,我下午下班來到醫院時,姑娘已呱呱墜地,我想進產房看看,小護士阻止了我,我只好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我馬上要出遠門,一走就要一年多,能不能讓我只看一眼?”小護士遲疑了一下說,跟我來吧。心砰砰直跳,我跟著她走進產房,大遠就看到前方有位護士雙手正托著一個哇哇直叫的小嬰孩往桌子上一臺磅秤上放:“6斤3兩。”我趕忙上前伸手想摸摸女兒的小臉蛋,護士馬上擋住了我的手,當時也不知道說啥好了,“妞妞,叫爸爸。”護士聽后忍不住笑了起來。妞妞,你來到人世間,第一個見到的就是爸爸。
  養姑娘的感覺真好,生活中平添了不少樂趣。到了該上學時家里犯了愁,托關系找后門一心要找個名牌學校,最后我一錘定音,就在我家門口上,省建五公司子弟小學,一個班12個人,寬寬松松多好呀,放學回家百十米遠不過馬路又安全。上初中也是在我家對面國棉一廠子弟中學,一個班17個人,安安靜靜老師也能顧過來,好多家長迷不過來,找名牌上名校只會多折騰孩子。但到高中不行了,高中是考的,女兒和她娘一樣傻大膽,直接報個鄭州最火的外語學校,結果還真考上了,國棉一廠的大喇叭連播三天。
  高中離家遠了還要騎自行車,我是老大不放心。每天騎車子離開家時,我就要啰嗦幾句:“過馬路小心點,別急啊……”然后目送她走遠。有一次我送她到樓下還沒開口,她就說別啰嗦了,回去吧。因為我老是那兩句話,但看著她遠去還是不放心,就大聲喊一下:“捏閘啊。”姑娘估計沒聽見,鄰居她阿姨正好出樓洞聽到了,“哎呦,妞恁大了,她會不知道捏閘。”哎,你別說,她這句話還倒給了我靈感,我就以此寫了一篇題目為“捏閘”的散文,交給了省會一家都市報副刊部的編輯。第二天,美女主編就給我打電話:“彭老兄,你文章中說的‘捏閘’二字,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調侃,但我們編輯部幾個同事聽我念你的稿子,念到捏閘兩個字時都哭了。這是一份多么珍貴無價的愛啊,‘捏閘’二字勝過萬語千言。關心、操心、擔心、不舍、牽掛、期待、溺愛、呵護全在這兩個字里面。”你看,人家文化人就是不一樣,她這么一說,我心里也覺得酸酸的。
  也正是這么一種心緒,姑娘在南京理工大學畢業后,我力主她回到鄭州回到家鄉來,最主要是回到爸爸媽媽身邊,姑娘畢業前曾經給我寫過一封信,大意就是江浙一帶經濟十分活躍,青年人有著大好的發展前景云云。我直言不諱地對她說,姑娘,別傻了,人的一生很短暫,親人離散天各一方是人生最大的缺憾,有爸爸媽媽在你身邊,你獲得的幸福勝過一切,如果你留在南方,距家千里之外,就是一天能掙一麻袋錢又有什么用呢。姑娘倒是很聽話,“大四”那一年她頂住校方、用人單位的層層鼓噪,毅然決然回到我的身邊。
  現在姑娘明白了,偶有頭痛腦熱,我立刻就會出現在她身邊,我最拿手的搟面片片刻就端到她面前,聞到這誘人熟悉的味道,姑娘的病已經好了大半。有一次姑娘想吃我的手搟面片,我慌忙下手和面,做好后在廚房就喊她,“妞妞,過來吧,趁熱趕快吃。”誰知她三歲的小姑娘跑了過來,“謝謝姥爺,給我盛一碗吧。”我一看笑著對她說,去一邊,不是叫你的。小妞妞一聽哇的一聲可哭開了,那哭聲、那舉止、那表情,簡直就是她媽媽小時候的翻版,養大了一個妞,從頭來再養一個,昔日的生活場景,今天一一重復再現,人生的最大樂趣也不過如此吧?  
  (作者單位: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
网上麻将真钱赌博拉人
大乐透计算器 09年天胶期货风险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海南环岛赛走势图表 湖北11选5下载 莱特币行情最新价格行情 彩票预测微信群 天天酷跑神气牛牛 河南快3官网首页